西汉 (前202年~8年=210年)

@历史 2019/06/02 #刘邦#王莽#西域#汉武帝#匈奴#文景之治#昭宣中兴

项羽死后,刘邦罢韩信兵权,命灌婴率军渡江,楚地皆降。不降者临江王共尉被擒杀于洛阳,楚将陈公利几降而复反兵败被杀,鲁地忠君顾主,刘邦以项羽首级示众,乃降。因楚义帝曾封项羽为鲁公,鲁国又是礼仪之邦,刘邦下令以鲁公之礼葬项羽于谷城(今山东泰安),并亲自发丧。

汉高祖(刘邦)

前202年二月,汉王刘邦受诸侯拥戴为汉帝,沿用项羽所封国名,建立汉朝,定都长安(今陕西西安),天下再归一统。由于长安位于刘秀所建汉朝的都城洛阳以西,故史称“西汉”,有时又因建立时间在刘秀之前,称为“前汉”,其年号多从楚汉相争第一年(即前206年)开始。

西汉之初,战乱连年,经济凋敝,流民四起。汉高祖刘邦采取“黄老治术”(黄帝和老子的治理手段,崇尚清静俭约)、“无为而治”(道家理念,强调不过多干预民生,充分发挥人民的创造力)的治国理念,废苛法、轻徭赋、兴水利,与民休息,使国力得以恢复。

西汉的政治制度沿袭秦朝,又略有不同。秦废除周朝“分封制”而确立“郡县制”,但分封制的社会基础并未消除,割地封侯的思想依旧深入人心,加上楚汉相争时,项羽为了笼络人心曾分封十八路诸侯,汉高祖不得不维持现状,采用“郡国制”,即郡县与封国并存,分封侯国和王国,小功者为侯,享有封地内税收,无军事和行政权,受郡的管辖;大功者为王,拥有独立的军政权力。

汉初,异姓诸侯王共七人,即楚王韩信、梁王彭越、赵王张耳、燕王臧荼、淮南王英布、长沙王吴芮韩王信。其封国跨州连郡,占据东方六国大部分疆土,且手握重兵,对中央集权形成严重威胁。前202年七月,张耳、吴芮死。不久,臧荼谋反,被刘邦平定。前201年,韩王信在匈奴围攻下投降逃入匈奴。前200年,韩信被告发意图谋反,被萧何用计、由皇后吕雉处死。之后,彭越也被告发谋反,被高祖逮捕,由吕后处死。韩信、彭越被诛,使淮南王英布十分恐慌,他私下集合军队,加强警戒,结果又被人告发谋反。前196年,英布索性起兵叛汉,刘邦抱病征讨,于次年十月平定淮南,消除异姓王事件划上句号。刘邦在讨伐英布的过程中受伤,不治身亡。

汉惠帝(刘盈)

刘邦死后,汉惠帝刘盈登基,吕后专权,逐渐削弱刘氏宗室,封诸吕为王,掌权八年,史称“诸吕之乱”。吕后虽政治手段残酷,但在国事和人事方面却颇有建树,使经济文化进一步向良性方向发展。她不仅废除了秦始皇制定的《挟书律》(敢有挟书者灭族),还允许和鼓励民间藏书,设立国家性质的图书机构。此外,她下令对《九章律》(萧何对《秦律》的改版)中的苛刻条款进行再次厘定,废除了族诛、连坐等刑罚,同时大量减轻量刑标准。

汉文帝(刘恒)

吕后死后,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夺取兵权,斩杀吕产(吕后的侄子)等人,清除吕氏势力,迎立代王恒继位,是为汉文帝。据传说,平叛诸吕的日子是正月十五,所以每年是夜,汉文帝都要微服出访,与民同乐,以示纪念。因正月称元月,“夜”同“宵”,汉文帝就将正月十五日定为“元宵节”。

汉景帝(刘启)

文帝和景帝都提倡以农为本,多次发布劝农诏令,并继续减轻徭赋岁贡、废除严刑苛法,使民生得到进一步改善,国力得到进一步增强,历史上将这段时期称为“文景之治”。

前154年,景帝听取御史大夫晁错的意见,下令削夺诸侯王的部分土地划归中央(《削藩策》),致使吴王刘濞联合楚王刘戊、赵王刘遂、济南王刘辟光、淄川王刘贤、胶西王刘昂、胶东王刘雄渠等刘姓宗室诸侯王,以“清君侧”(清除君主身边的佞臣)为名发动叛乱,景帝命太尉周亚夫率大军平定吴楚七国叛军。“七国之乱”的平定,标志着西汉诸侯王势力的威胁基本被清除,中央集权得以巩固,为盛世的到来奠定了基础。

汉武帝(刘彻)

前141年,景帝病逝,太子刘彻即位,是为汉武帝。武帝摒弃“无为而治”的治国方针,通过各种法令进一步加强皇权,打击诸侯国,基本结束了汉初以来诸侯割据的局面。经济上,他改革币制,收回铸币权,推行在中国历史上流通了七百年的“五铢钱”;召开“盐铁会议”,将制盐、制铁和酿酒事业收归国有。文化上,采纳儒生董仲舒之议,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创建太学、乐府,使儒家成为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固有文化,也成为历朝历代的官学思想。前140年,首创用于帝王纪年的年号——建元。

军事上,汉武帝开疆拓土,西南方向灭夜郎(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小国),将边界推至云南哀牢山和高黎贡山;东南方向亡了闽越(今福建境内由百越部落建立的国家),平定南越(今岭南地区即广东广西境内地方政权),占领海南岛;东北方向灭亡了卫氏朝鲜(由燕国人卫满建立的朝鲜,是朝鲜半岛历史上最早得到考古及文献证明的国家),设立东北四郡;并着手以武力代替高祖时期带有屈辱性质的和亲政策,彻底清除北方匈奴的威胁。前133年至前90年,卫青霍去病多次统兵攻打匈奴,一度将匈奴驱逐至大漠以北,始通西域(今新疆境),开辟“丝绸之路”。

汉武帝文治武功,雄才大略,被历代史学界和政治家们评价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,其统治下的国家达到了西汉时期的鼎盛。然匈奴亡我大汉之心不死,百余年间持续侵犯汉朝北境,两国之间不断打仗、和亲,和亲、打仗,始终无法彻底征服对方,史称“汉匈百年战争”。

前91年,各种方士巫师聚集长安妖言惑众。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“巫蛊咒武帝”、与阳石公主通奸,父子俩冤死狱中,诛连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、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。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案,以酷刑和栽赃方式逼罪,数万人因此丧生。江充与太子刘据素有嫌隙,趁机构陷太子谋反,太子恐惧,起兵诛杀江充,遭武帝镇压,皇后卫子夫和刘据相继自杀,此为“巫蛊之祸”。刘据有三子一女,皆因巫蛊之祸而死,其中长子刘进遗有一子刘病幸存,后改名刘询,为一代雄主。

久而久之,群臣百姓以巫蛊害人罪经调查多为不实,幡然醒悟的武帝(诛杀)江充三族,修“思子宫”,于太子被害处筑“归来望思之台”,自知奢侈、黩武、方士之弊,颁布轮台罪己诏,重拾汉初休养生息、轻徭薄赋的国策,挽救汉朝于崩溃边缘。

汉昭帝(刘弗陵)

汉废帝(刘贺)

武帝死后,年仅八岁的汉昭帝即位,霍光辅政,秉承武帝晚年的政策,国力复强。汉昭帝极为聪明,惜21岁病死。昭帝无子,荒淫无度的刘贺被召入朝,即位仅27天,被霍光与张安世谋划废黜,史称“汉废帝”,前63年被封“海昏侯”。2016年3月2日,首都博物馆召开新闻发布会,公布南昌汉代海昏侯墓主墓的墓主即为汉代第一代海昏侯、汉武帝之孙刘贺。

汉宣帝(刘询)

刘贺被废黜后,汉宣帝刘询即位。宣帝秉持“王霸之道杂之”的理念,一方面沿续霍光时期的政策,继续减轻税赋和民众负担,即所谓“王道”;同时厉行法家政策,整顿吏治,即所谓“霸道”。其在位期间,政治清明、社会和谐、经济繁荣、四夷宾服,并正式将西域三十六国纳入汉朝版图,设立西域都护府,促使西汉国力达到极盛,史称“昭宣中兴”。

宣帝时期,匈奴内乱加剧,先是五单于(匈奴首领的专称)争立,最后分裂成南北匈奴两支。利用匈奴的内部矛盾,汉朝开始扶指植南匈奴呼韩邪单于势力,前51年,呼韩邪单于来到中原朝见宣帝表示降服,前33年,迎娶了我国大美女王嫱(即王昭君)。呼韩邪死后,其后裔遵从他的遗嘱,与汉朝保持友好关系达30多年,直到王莽专政为止。

汉元帝(刘奭)

前49年,汉宣帝病殂,太子刘奭即位,为“汉元帝”。元帝柔仁好儒,宠信宦官,一反宣帝时期的王霸之道,大力推行儒家空阔不切实际的政策,致使朝政不堪,皇权式微,阶级矛盾日深,土地兼并之风日盛,西汉逐渐由盛转衰。

前44年,北匈奴郅支单于击败乌孙(西域国名),勒索大宛(西域国名)等国每岁纳贡,斩杀汉使,威震西域。前36年,西域副校尉陈汤深虑北匈奴危及汉朝对西域控制,说服都尉甘延寿,矫诏(假传圣旨)出兵,将郅支单于斩杀于康居(西域国名),发出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的时代强音。南匈奴重归漠北,统一成为汉朝的藩属国,汉匈战争至此告一段落。

汉成帝(刘骜)

前33年元帝去世,太子刘骜即位后,开始重用母亲王政君的亲戚,任舅舅王凤为大司马、大将军,领尚书事,拉开了王氏掌权的序幕,西汉从此病入膏肓。

王政君是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,身居皇后、皇太后、太皇太后,在位时间长达61年(前49年~公元13年),仅次于清朝仁宪皇太后(64年)。

汉哀帝(刘欣)

前8年,王政君的侄子王莽继任大司马大将军。同年,成帝驾崩,皇太后赵飞燕(成帝的皇后,“环肥燕瘦”指的便是她和杨玉环)助太子刘欣继位,为汉哀帝。为重振皇权,哀帝与赵飞燕合力排挤王氏,诛杀王氏在成帝时期提拔的大臣,重用母亲丁太后和妻子傅皇后的亲戚。王莽反对无效,遂向太皇太后王政君建议避退,辞官回到自己的封国新野新乡

汉哀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同性恋者。有一次和男宠董贤睡觉,董贤的头压住了哀帝的衣袖,哀帝醒的时候不忍惊动他,便割断自己的衣袖才起身。此即“断袖之癖”的典故,后世泛指男子之间的同性恋行为。汉哀帝对董贤之好,简直惊天泣地,除了火箭式的加官进爵,还曾笑说想效法尧舜将皇位禅让给他,甚至表示要和他合葬。

汉平帝(刘衎)

汉哀帝无子,去世后其堂弟刘衎入继大统,王莽复任大司马,王氏势力再度崛起。王莽一方面排斥异己,一方面笼络人心,并得到部分王侯、士大夫的拥护。同时,他采取改革措施,积极赈灾助民,还上书辞赏二万五千六百顷新野田,获数万人歌功颂德,地方官吏不断向王莽进献祥瑞。

孺子婴(刘婴)

公元5年,王莽弑汉平帝,废孺子婴,自称“摄皇帝”。9年1月6日,王莽改“摄皇帝”为“假皇帝”;1月10日,王莽自立为帝,篡汉为“新”,尊太皇太后王政君为皇太后,封刘婴为定安公。至此,立国210年的西汉王朝结束。

返回
上一篇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