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黄山,天下无山

2011/05/28 游记

我向来不喜欢登山,更难得主动要求登山,迄今为止仅在大学期间登过华山,那是一次异常难忘的经历:傍晚七点进山,晚上八九点钟时同伴就说爬不动了要就地休息,于是我只身遁入夜色挺上华山之巅,山顶狂风呼啸气温骤降,我穿着短袖蜷缩在一个小土坡瑟瑟发抖独自等待天明,简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。现在回想起来,真不知当年哪来的豪情壮志。

这次黄山之行,自然也是受他人蛊惑。周五下午出发,傍晚入住黄山南大门汤口镇。汤口的发展,很大程度上有赖于邻近景区入口,站在街上就能轻易望见黄山的余峰,这使得它成为黄山的生活服务基地和旅游接待基地。是夜整顿休息,蓄势待发。

次日,起了个大早,往东走云谷线开始上山。经入胜亭、仙人指路、白鹅岭,约九点半到达白鹅山庄,这里有个官方认证的最佳摄影点,秀美山河尽收眼底。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行,约十点半到达北海宾馆,从名字可知,我们已由云谷景区进入北海景区。宾馆当天房价豪华套房8800,套房6800,单间、标间均为1680,加床260。宾馆门前的广场上搭了好多帐篷,像是对房价的无声抗议。不远处有个看起来更加奢华的狮林大酒店,估计价格也更加不菲。我们在广场逗留了一个小时,洗脸解手闲逛,预备前往西海大峡谷。

黄山山体主要由花岗岩构成,经数亿年造山运动、地壳运动、自然风化形成各式各样的峰林。也许是个人偏好问题,眼前的一切不能说不美,但总觉得太过千篇一律,爬了一上午,景致都差不多,我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了,体力也开始下降,想想即将徒步的数公里峡谷,甚至有些绝望。于是突然想到,之所以不喜欢爬山,或许是因为太赶,你必须在某个时间走完某些路程、到达某个地点,否则就容易陷入风餐露宿进退两难的困境,这种赶路的状态,偏离了我“不在乎目的地、只在乎沿途风景”的初衷。

西海大峡谷

西海大峡谷

幸好,西海大峡谷封路了,我们走了一小段就被迫折回。在峡谷间歇脚,恐怕是两天来最惬意的时刻,精疲力尽的我们各占一石,脱掉鞋袜,任凉风袭来,洗礼身心。此刻,大家默默无语,都在静静感受,这一品黄山的天高云淡。

体力已经影响到我的脑力,下午的行程都记不清了,大约一直在峡谷附近徘徊,晚上也不知道哪里找了个宿舍凑合住下,为的是第二天的日出。那一夜,骨头几乎要散架,倒下便动弹不得。他们说凌晨四点半起床,我直接选择放弃,睡等他们凯旋归来。

其实也没睡多久,早上七点又出发了,前方到站:光明顶。清晨的黄山,薄雾渺渺,云海茫茫,浓淡相宜,美如幻境。黄山有四绝: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温泉,这便是其中之一。至于怪石,途中确有不少,但也没怪到令人吃惊的地步;至于温泉,大热天没多少兴致去体会;而奇松,莫过于著名得无以复加的”迎客松“吧。黄山的所谓前山后山,大概以光明顶为界,我们上山的云谷线为后山,从光明顶经莲花峰、玉屏楼(迎客松)、天都峰一线为前山,后山多秀丽,前山多雄伟。往细了分,这一带属于玉屏景区,是集黄山之大成的必游之地。

光明顶、莲花峰、天都峰并称为黄山三大主峰,海拔相差不大,都在1860米上下。我们每到一处都会和地理信息碑合影,以示到此一游,但对我来说,登上峰顶并不觉得有多自豪,倒是那棵神奇的迎客松让我感慨万千。当从小就在各种场合无数次景仰过的奇松突然近在眼前,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真实。

最著名的松树

11点左右,正当又一轮疲惫袭来之际,眼前突现一汪清泉,泉水清澈见底,清凉入骨,于是大家又各占一石,脱去鞋袜……相比温泉,我宁愿在这泡冰泉,那冰爽,给个县长也不换。

宣传文字里,几乎每个景点都号称某些动物栖息和繁衍的理想地,鸟类、鱼类、两栖类、爬行类、哺乳类若干种,国家保护动物、珍稀动物若干种,实际上无论到哪都很难见到任何动物的踪迹,这让喜欢动物的我常感失望。幸运的是,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溪里,我们竟发现几只小小娃娃鱼,它们长得像泥鳅多四条腿。当然,虽然我们经常动辄做出脱去鞋袜这种不雅行为,但爱护动物的高尚情操还是有的,拍几张照就把它们放了。

歇够之后,继续赶路。最后一站是慈光阁(世界地质公园石碑处),再走不远就是温泉景区,然后是南大门即汤口镇,一个逆时针环形之旅就此结束。

黄山尽管确实美,但古人云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、“登黄山天下无山”,实在是对黄山的过誉,也许是古人囿于地理认知和交通能力发出的井蛙之见。中国名山无数,我虽然没全部爬过,但总在图片中见过,应该说各有各的特色,有些并不比而黄山差,只是黄山,不失为其中的佼佼者。

前一篇:青岛漫步 (下) - 名人名街与名山 后一篇:华家池的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