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居有竹 还要食有肉

2016/05/22 游记

新坊镇路口村,一个距离宜春市区不到30公里的村落。上午9点,我们一行四辆车从十运会向其进发。30公里的路程并不远,然途径的宜安公路虽为省道,却破烂不堪、坎坷不平、泥泞遍地、扬尘满天,还有无数大卡车蹒跚而过……足足开了40分钟。如此恶劣路况都不能阻挡我们的热情,因为前方等待我们的,是一顿极为特别的美餐。

近10点,我们到达临时借来摆桌的村书记家。院子一侧堆满了竹子、竹截、竹兜,那是师傅们正在为特别的午餐制作特别的碗筷杯碟,而旁边则负责洗刷刚刚制作完成的餐具,再旁边的简陋厨房则准备进入烹饪程序。师傅们利用手中的工具,或劈、或锯、或磨,一根根竹子很快变成器皿,然后被打磨成餐具。光是看到这些特别的餐具,就吊足了人们的胃口——包括引申的“胃口”和真正的“胃口”。

10点多,进山砍酒了!一改往日的大雨天气,今天难得阴爽,大家决定步行前往。虽已小满时节,一路上还是有各种花草引人入胜,而到了竹山,就完全是漫山遍野竹的天下,置身其中,真如杜甫诗云:“雨洗娟娟净,风吹细细香。但令无翦伐,会见拂云长。”这里的竹子大多有酒,自幼竹时由人工注入,并随竹子一起长大。偶尔有破裂的酒竹散落在地,佳酿弥漫山林,又何止“风吹细细香”呢?

砍竹酒

但是今天,我们就是来“翦伐”的,专门翦伐粗大的酒竹。有一位阿姨,老当益壮,轻松砍到一棵;有一位姑娘,女汉之风,也轻松放倒一棵;其他壮年则更加不在话下,纷纷手起刀落竹倒。砍倒之后,只取根部数节扛回,交给师傅们进一步切割打磨,制成“竹酒”。

回来时,院子里已停满了车,估计又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客人。今天原本是内部圈子活动,只接受4桌共40人的预订,最后却来了60多人,6桌有余。不知不觉已过正午,人数的增加并未过多地推迟用餐时间,刚砍下来的餐具被一一摆上餐桌。12点半正式开吃,也许因为饿,也许因为香,也许因为新鲜感,每桌数十道菜很快被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,只剩下躺在餐桌上仿佛依旧鲜活的餐具们。

竹宴菜品

风卷残云

至此,期盼已久的竹宴接近尾声。休息之余,我们请师傅帮忙制作了一些诸如笔筒、花盆之类的简单竹具,在这多如牛毛的玩意,到我们手里却视若珍宝了。路口村的村民们,世世代代背靠万亩竹山,或许对竹子的一切都不再感到稀奇,但竹子本身依然是清新脱俗的独特物种,它非草非木,不刚不柔,凌霜傲雪,四季常青。苏东坡说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;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”

而我想过的,是像今天一样,居有竹、食有肉的生活,不瘦,也不俗。

前一篇:南惹古村 - 大山深处的世外桃源 后一篇:神奇动物巡礼 - 漂泊信天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