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落的神殿

2006/07/28 散文

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不容我片刻思索,就立即陷入战争的漩涡。

我迅速环视了基地的位置,大手一挥,下令工人们奔向矿区。我别无选择,敌人随时可能降临,战争随时可能爆发,而我拥有的,只是四名手无寸铁的采矿工人。

基地外,伸手不见五指,寂静的世界,唯有夜行生物簌簌作响,令人不寒而栗。我不断督促矿工们加快速度,同时不断生产更多矿工,直到有了八名,才小心翼翼造起了水晶柱,然后是兵工厂、控制核、采气站……我不知道敌人的实力乃至种族,只能按自己的计划去做。我想我是对的,尤其当两名龙骑士气宇轩昂地站在面前时。

通常,我有这样一种直觉:若在造出两名骑士前敌人尚未派兵侵扰,即断定对方是人类。时间正悄悄流逝,我已经拥有几乎六名骑士了,并升级了他们的射程,却依然无人来犯,我越发确切地预感到,人类正在某个角落蓬勃发展着!

可怕的人类,他们拥有坚不可摧的防御和所向披靡的装甲部队,要对付他们,最好的兵种莫过于黑暗圣堂武士。我以最快速度造出四名武士,齐刷刷列队在敌人入侵的必经之路,骑士们紧随其后作为掩护。我没有必胜的把握,只是阵阵袭来的夜风,依旧清醒着我作战的头脑,大本营上闪烁的灯光,依旧点燃着我战斗的信心。

果不其然,人类的一队机枪兵护送六辆坦克缓缓开来,在阵地前沿疯狂扫射和炮轰。眼看龙骑士被打得上窜下跳,我命令暗黑武士冲入敌军,近身搏杀。没有反隐形的敌人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,横冲直撞,伺机后撤。无奈敌明我暗,他逃跑的速度怎及我挥刀的力度?

首战告捷。踏过敌人的尸首,我信心倍增,斗志昂扬,一面准备着如何扩张领地,一面盘算着如何奇袭反击。一架穿梭机向崇山峻岭飞去,那里有我即将开辟的第二基地。

忽然天空一闪,那是人类的雷达在探测,探亮了我的兵营,也探醒了我的美梦。敌军密密麻麻的机枪兵火焰兵,掩护着浩浩荡荡的围攻坦克向我方开来,上空还悬浮着两只巨大的科技球。我也绝非泛泛之辈,遍布的龙骑士早已整装待发,同时三大兵工厂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后备力量。

恶战一触即发。随着第一颗炮弹落入战场,枪炮声、呐喊声、惨叫声便此起彼伏。战士们一批批地倒下,化作泥土,建筑物一片片被摧毁,燃成灰烬,敌我死伤无数,惨不忍睹。最终,凭借主场优势,在消耗近四队骑兵的重创下,又一次击溃进犯的敌人。并且,我下令,乘胜追击!

然而,人类不愧是人类,暗自惊叹他们固若金汤的防御时,前去追击的将士们无一生还。世界又归于宁静,若不是看见战场上成河的血流,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。那些死去的忠勇的战士们,都已长眠大地,没有鲜花、没有泪水,只有我一闪而过的痛惜化作哀悼,对他们,也对自己。

人类不会善罢甘休的,我丝毫不敢懈怠。隐约中,远处传来呼救声,分基地正遭遇幽灵战机的攻打。我顿时慌乱起来,千算万算,没算到敌人的发展如此之快,我却没有任何空中力量可以营救他们。那些可怜的工人们,在无援的孤岛上逃也逃将不了,躲也躲将不去,活生生倒在他们劳作的矿石旁。

我不得不放弃那片苦心经营的土地,资源供应却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少,越来越慢,主基地的矿石几乎已消耗殆尽。誓死保卫大本营的同时,我转而占领山下的矿产,意图重振雄风、东山再起。此外,还策划了一场电兵空降偷袭敌方矿工的行动,以期切断或延缓其供应。

然而旁门左道、散兵游勇终究掩盖不住资源短缺的困境。没有资源就造不出士兵,没有士兵就无力开辟和保卫新的基地,没有新基地就没有新的资源。我陷入无解的循环,也随即失去了山崖下刚刚重振的雄风。

夜空中,可爱的探测者们闪闪发光,照亮我战斗过的地图。我没能为自己赢取一个胜利的梦想,愧对那些出生入死的将士们,也愧对心高气傲的自己。

敌人的侦察机在空中不断盘旋,寻找我最后的残骸。探测者们一个个被歼灭,世界逐渐暗淡起来。我无力回天,心如止水。

我站在中央神殿的断壁残垣上举目四望,青山依旧巍峨,江水依旧澎湃,那保驾护航的石怪依旧狰狞,那千古传颂的圣书依旧神秘,只是再也看不到它们昔日的辉煌了。有道是,弹指间,灰飞烟灭,山河不堪回首。

前一篇:剃头叔公 后一篇:生活如此简单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