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雨端阳(三)

2007/06/19 散文

印象中,端午节总是要下雨的,尤其在湿润的南方。我平时厌烦雨天,却对端午的雨情有独钟。

之前的端午节,我断断续续写过几段感慨,缅怀过去,展望未来。虽然从前的日记已无处寻找,但依稀记得,那时的我意气风发,对未来充满期待。

如今,我反而看不清未来的路,我在爱情中彷徨,在工作上堕落,在岁月里蹉跎,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激情。二十六个春秋的磨砺、走南闯北的经历,的确使我成熟了,老练了,也世故了,是否这意味着失去年少时张狂和活力的必然?

无论如何惋惜喟叹,人总是要长大的,暗自庆贺自己年长一岁的同时,爸爸妈妈又年老了一岁,可我还是无力让他们享受更好的生活。也许,他们已经很满足了,然而我,或者说我们这一代人,对幸福的要求远比他们高得多。

奶奶是最在意我生日的,每年都要想方设法给我做很多好吃的,并且一定要吃完。奶奶的幸福,也许就是看着她的子孙有滋有味地吃她做的东西。但岁月不饶人,它没饶过我最爱的奶奶!

我至今清晰地记得,奶奶八十多岁了还带着我上街买甘蔗,尽管她的牙齿并不比我的差,却只吃一小截;奶奶七十多岁还在老家菜园里种很多的辣椒和茄子,这些都是我爱吃的菜,我常常猴急地问奶奶,辣椒什么时候能吃啊,她就答,等到了端阳,你生日那天就能吃了……因为我爱吃,她还专门种上了甘蔗和甜瓜,便于我没事去菜园里寻觅;在我还很小的时候,奶奶在端阳那天不厌其烦地包了好多鸡蛋饺子,为我庆生。

都只在记忆中了,去年盛夏的一天,随着那具黑色棺木被泥土掩埋,今生就再也见不到她了。入夜的北京,果然下起了小雨,这阴沉的天气,一如我现在的心情。

前一篇:被通缉的感觉 后一篇:07年第一部曲:耄耋之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