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头叔公

2006/08/20 散文

我的叔公甚多,这里指的是“剃头叔公”。当然我不会这样去称呼他,只是当他作为第三者时区分之用。似乎自我记事以来,叔公就以剃头为生,我也因此沾了不少光,二十几年的头都是他老人家免费打理的。 我很小的时候,叔公的剃头店设在老菜场门口,一个巴掌大的棚里,每次只能容纳一个人剃头,没有... (全文共1665字)


失落的神殿

2006/07/28 散文

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不容我片刻思索,就立即陷入战争的漩涡。 我迅速环视了基地的位置,大手一挥,下令工人们奔向矿区。我别无选择,敌人随时可能降临,战争随时可能爆发,而我拥有的,只是四名手无寸铁的采矿工人。 基地外,伸手不见五指,寂静的世界,唯有夜行生物簌簌作响,令人不寒而栗。我... (全文共1623字)


生活如此简单 (1)

2004/10/21 散文

在“永和”吃了一碗小馄饨和一杯柠檬茶,花掉近十块大洋。尽管吃得很慢,却还是在一点之前结束了,于是骑着破车前往“交大龙山”,离面试还有70分钟。 黄姑山路上,两辆汽车从眼前驶过,并在拐弯处发生了摩擦。我停下来,驻足观望。 如我所料,他们吵了起来,似乎各有各的理,只是一句也听不... (全文共555字)


瓶子

2003/06/17 散文

已经记不清楚,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瓶子,这样的名字平淡却优雅,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喜爱。 第一次聊天,瓶子便向我要电话号码,我为她的大胆直白感到惊讶,犹豫许久硬是没答应。但几天后,终究还是告诉她了,因为跟她聊天实在是件愉悦的事。 我不喜欢在没事的时候专门给别人打电话,这应该是个不好... (全文共849字)


再见,狗子

1999/12/02 散文

自从家里养了狗,就越发觉得动物和人实在没有太大分别,而和两岁的小孩的分别,恐怕就差会不会说话了。我也越发笃信那句话,世间万物生而平等。 我家的狗子不大,一副机灵活泼的模样。它高兴时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;郁闷时,发出“嗷嗷”的叫声;母亲洗衣服的时候,它会摇头摆尾走过来喝水;父亲... (全文共783字)


第一次千里之行

1999/11/02 散文

每次拿起沙发上那本地图册,我都踌躇满志,翻来覆去爱不释手,试图寻找毕业后的归宿,从北京到上海,西藏到新疆无一错过,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上天把我安排在从未关注过的内蒙古,那号称“草原钢城”的包头,从此便带着遗憾,憧憬着遥远而神秘的北国之城。 一段并不漫长的等待后,我和爸爸、... (全文共705字)


奶奶的绝技

1999/10/02 散文

上奶奶身怀绝技,能以“刺指法”治病救人。邻里乡亲若有不适登门造访,奶奶二话不说,取出利针、生姜、草纸,与来者对面而坐,左手微微用力按住病人指尖,右手捏住针柄,在病人指头上轻轻一刺,左手稍加用力,便挤出一股浓浓的鲜血。那血略带黄边,据说就是病虫的流液。待十指刺遍,病痛也就基本... (全文共1376字)


年关

1998/03/12 散文

街上行人越来越多,然后又越来越少,直到有一天彻底消失,这是年关将至。 过年,是全中国最忙碌的时刻,确切地说,是孩子们兴高采烈、大人们操心劳神的时刻。纵使足不出户,孩子也有享不完的快乐、大人也有做不完的事情,而对于我这样不大不小的人来说,过年意味着什么?那是一道难关咧! 尽管... (全文共747字)


1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