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狱众生相

2020/11/05 杂谈

时隔十年,二刷《越狱》,感受略有不同。第一季狐狸河的故事瑕不掩瑜依旧经典,第二季逃亡之路漏洞百出勉强能看,第三季索纳监狱网上评分最低,但我个人对这种法外之地的背景设置颇为钟情,第四季就是一坨屎,各种强行反转,各种胡编乱造,恨不得所有人都围着林肯一家子转,最后都搞不清楚他们在自嗨个什么劲,到底是为了搞垮公司还是重获自由,“锡拉”既然不是黑名单还抢个毛,你能上天取核能还是下海取淡水啊,看着看着总想不起他们忙活的目的。而且,在剧中构建的大环境下,说句不好听的,随便你怎么编,但凡有将军一半的能力都不可能让他们活到第二季。

无论这部剧是好是坏,它都曾深深影响过中国观众尤其是我们这一代观众,而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吐槽剧中情,而是想纪念剧中人,并假设他们都是现实中活生生的真人,对所有主要或非主要人物按个人喜好程度进行排序。

截至第四季还没看完(估计很难看完),排名第一的,也就是我个人最喜欢的,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的人物,是马宏,亚历山大·马宏。这是个真正人狠话不多的角色,放在当今社会任何角落任何岗位都会发光的人才。第二季做领导的时候独断专行成绩斐然;第三季做囚徒的时候不怨天、不尤人,识时知务,在残酷现实中伺求生机;第四季做副手的时候还能淡泊名利兢兢业业。论智力,在剧中不数一怎么也能数二;论武力,别看年纪大即便在索纳也没人敢惹;论胆识,刀山火海龙潭虎穴没带怕过;论口才,几乎是每个FBI必备技能;论狠劲,虐杀怀特的手段甩了T-Bag几条街;论良知,又并不是真正的丧尽天良,他内心非常清楚什么是善、什么是恶,什么是仇、什么是恩。若说缺点,唯一的缺点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局限性”,他没有一开始就从更宏大的视角去看待“公司”继而以打垮“公司”为目标,彻底摆脱“公司”对其家人的控制,当然,这也是编剧为了突出迈克尔的主线故意为之。

排名第二的是费尔南多·苏克雷,一颗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情种。鉴于剧中整个国家从上到下群魔乱舞妖孽横生,苏克雷那点小抢劫善良得简直就是个圣人。除了独特的个性以外,不管是作为情人还是朋友,苏克雷知恩图报、有恩必报,无疑是最值得信任、最让人喜爱的角色之一。

排名第三的是布拉德·贝利克,一个凶悍的狱警,一个堕落的财迷,一个悲惨的阶下囚,一个伟大的殉道者,一个诙谐的胖子,一个可怜的娃。他的一生,领略过无上的荣光,也忍受过莫大的屈辱,然而这一切非但没有把他变成更坏的人,相反,他定格的身躯是前所未有的伟岸。整部《越狱》死了很多人,却很少渲染某个人的死带给人们哀痛,哪怕迈克尔的父亲、莎拉的父亲,唯有布拉德之死,令人唏嘘惋叹。顺便提一下,布拉德的母亲虽然仅露面两三次,却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排名第四的,西奥多·巴格威尔,外号T-Bag、泰迪,父亲强暴他的弱智姐姐所生,从小受尽家庭凌辱,长大后丧心病狂穷凶极恶,爱上苏珊、冒名科尔·普法、释放圣经推销员等事件险些令其放下屠刀,不料均遭背叛,典型的“以前没得选,现在想做个好人”的人。T-Bag有很高的智商和情商,有能屈能伸、百折不挠的精神,性格极端多变,行为极度凶残,人狠话也多,第二季断手之后、接假手之前我几乎不敢看,从第三季开始才逐渐脱离极端甚至回归了人性,并在多方角逐中承担了不可或缺的中间人(搅屎棍)角色,使剧情锦上添花。

并列第五的是非主要角色:意大利黑手党约翰·阿布鲁齐、特工保罗·凯勒曼、特工詹姆斯·惠斯勒、特工唐纳德·塞尔夫、特工格雷琴·摩根(又名苏珊·安东尼)等人,喜欢他们的原因是个性鲜明,有血有肉,也可能跟演技有关。例如约翰,名为黑手党,也没见多黑啊,可惜死早了;例如保罗,多牛逼的人啊,咋就坐吃等死呢;例如惠斯勒,在索纳就是个谜;例如自私鬼,唧唧歪歪的还挺有钢;例如格雷琴,也是个狠人,和T-Bag很配。

Gate公司的前台MM——忘了叫什么名字的特工,排名第六,纯粹是因为……大。纵观好几季《越狱》里,几乎没出现过值得一看的年轻女演员,像前台MM这样的堪称凤毛麟角。当然,不单因为大,如所有新员工一样,这位MM单纯善良、尽职尽责、英勇无畏,最后枉死在上司枪口,也是非常正能量的。

排名并列垫底的,就是三大主角迈克尔、林肯和莎拉,为啥垫底?清一色面瘫式表演,除了占领道德高地外可以说一无是处。迈克尔第一季表现尚可,高智商人群的沉着冷静感很到位,但看久了就会发现这太特么能装了,只需一个眼神,世间万难没有搞不定的,我反正是有点审美疲劳。林肯这种人呢,啥都不会还牛逼轰轰,除了关心弟弟啥都不关心,啥都无所谓,对朋友没感情,对儿子也一般般,对为他奔忙昭雪的前女友多诺万不过如此,对亚裔女友索菲娅更是不闻不问。而莎拉,实在找不出亮点也找不到槽点,平淡得像一滩水,每次遇到她和迈克尔谈情就快进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即便三大主角平淡如水,也架不住四五季时间的持续洗脑,他们的形象已深入人心,而更加鲜活的马宏、苏克雷、布拉德、巴格威尔等众多角色,在残酷际遇中演绎了自己想做的人、要走的路,也许他们黑白不分,也许他们身不由己,但旁观者在追寻的迷茫中,会依稀看见正确的方向。

后一篇:来自世界的恶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