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喝酒看人的征服欲

2006/11/27 杂谈

酒,在同类饮品中有着极为鲜明的个性,非常饮可以替代。喝酒的重要特征就是,不因人的喜好而喝,也不因人的厌恶而不喝,在酒桌上正应了一句老话:身不由己。

抛开喝闷酒的情况,大多数时候喝酒往往需要人气,而喜欢喝的、能喝的并不着急享用,一定要带头与君共饮,并且诸君一定要跟着喝。一桌人的最高酒量,往往由最能喝的人决定,他会以他的酒量为标准,借由各种千奇百怪的说辞,不断督劝各位继续干,或相互干,甚至一不小心某位中了圈套,还得罚酒三杯。领酒者的激情,又会带动其他意志薄弱或神志模糊的客人,陷入更为混乱、更为持久的酒战。

为什么酒和其他饮品的区别如此之大,不能像其他饮品一样,想喝就喝,不想喝就不喝?关键点在于,酒含有酒精,而酒精能使人麻醉。如果酒不能让人麻醉,无论喝多少都依然清醒,那灌酒、劝酒、敬酒的意义就荡然无存,又或者假设人的酒量都无限大,那行酒的过程会变得索然无味。

但这只是假设,事实上,酒过三巡之后,大家的精神状态就分出高下了,清醒程度也各自不同,这是能喝酒的人希望看到的局面,也是他们依靠酒量征服诸君的结果。此时,酒桌已俨然成为他们的王国,他们俨然成为酒桌上的国王,或嬉笑怒骂、或指点江山,无人能与之抗衡。倘若再过三巡,各位的昏迷程度加剧,能喝酒的环顾昔日同学、老师、同事、领导都头点桌、手扶地,有如臣服在自己面前,便能更加肆无忌惮,直抒胸意,说不出的痛快!

人总是有征服欲望的,无论在学习上、工作中,还是饭局里都不例外,而征服的可能性,是由能力差异决定的,学习靠知识,工作靠专业,饭局靠酒量,它们之间并无本质区别。喝茶喝水之所以不能与喝酒相提并论,是因为即使前者能分高下,也需要消耗漫长的时间,并且人类生理决定了,对茶水的抵抗差异是微乎其微的,而酒,却能让某些人在极短的时间内,区分出这种差异,从而达到征服的目的。

前一篇:07年第一部曲:耄耋之叹 后一篇:现代诗入门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