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科罗拉多号

2017/02/25 杂谈

公元2013年8月3日,就是美国电视剧《终极审判》在本土播出近一年之后。我独自在网上徘徊,遇见好友,前来问道:“可曾看过《终极审判》?”我说“没有”。他就正告我,“还是看一下罢,兵变是你丫最爱的类型。”

这是没错的,凡我所听闻过的电视剧,大概是往往后宫情长之故罢,一向甚为鄙夷,然而在这样的窘迫中,还能出现如此恢弘的题材,是必须一睹为快的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美剧毫不相干,但作为观者,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。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“心灵相通”,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,——但是,现在,却只能如此而已。

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,我只觉得所住并非人间。无数评说者的谬论,洋溢在我的周围,使我艰于呼吸视听,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破口谩骂,是必须在失常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五毛的阴险的论调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怒了。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荒诞的误导,以我的最大呼吁呈现于互联网,使它们快意于我的惜痛,就将这作为被扼杀的巨制的祭品,奉献于诋毁者的屏幕前。

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坍塌的世界。这是怎样的勇敢者和践行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卑劣的武力,来洗除后患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。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,又给人暂且偷生,维持着这暗潮涌动的孤岛。我不知道这样的僵局何时是一个尽头!

他们还在这样的岛上活着,一艘名叫科罗拉多号的核潜艇,一百多名海军官兵;我早觉得他们撑不下去了。离拒绝接受来自非正规途径的核攻击命令、被祖国通报为叛军已有两星期,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,我正觉得他们撑不下去了。

在百余名叛军之中,马库斯是舰长。舰长云者,他向来这样想,这样说,现在依旧不会觉得踌躇。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赞誉与尊敬。他不是“苟活到现在的”孤岛的主人,是为了追求正义和真相而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美国的公民。

他第一次为我所折服,是在向自己祖国首都发射核弹的时候,强硬的外表并没有冲昏他理智的头脑,那只是一次不屈的警告,在距离华盛顿200英里的安全海面上。后来,休眠者执行暗杀指令被他的魅力所感化,主动交出枪械,我不禁五体投地,告诉自己说:这就是领袖。我平素想,能够不为势利所屈,对峙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和军队的人,无论如何,总该是处处桀骜锋利的,但他却时常微笑着,态度很谦和,虽手握重兵却未泯人性。待到中国特使投怀送抱之后,他才开始为众人所不齿,于是冲突的次数就多了,也还是始终坚持己见,一副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的姿态。待到巴基斯坦军队占领探亲船,持续枪杀人质的时候,我才见他痛楚无助,黯然至于泪下。此后似乎就不曾脆弱,总之,在我的记忆上,那一次就是仅有的了。

他在走进主控室之前,早已洞悉有船员预谋倒戈的事;只是没料到来得这样快,随即便被两支枪指着头,被迫交出了核发射钥匙,而圣玛丽娜监控塔亦落入中国和当地暴民勾结的控制之中。但我对于这些场面,竟至于颇为怀疑。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揣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下劣到这地步。况且始终平稳着的强大的科罗拉多号,更何至于无端在海湾被摧毁呢?

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便是两架战机。而且又证明这不但是谋杀,简直是滥杀,因为根本不经审判毫无来由。

但美国政府就有令,说他们是“叛徒”!

但接着就有流言,说他们和敌国结盟。

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阴谋得逞者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但是,我还有要说的话。

我没有亲见;听说他,舰长马库斯,那时是欣然留下的。自然,舰在人在,稍有良知者,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。但竟在执政府的攻击下舰毁人亡了,两枚导弹,正中舰体,已是致命的轰炸。

始终微笑着的慈蔼的马库斯确是死掉了,这是真的,连尸骸都找不到;有勇无谋的叛军也死掉了,连尸骸都找不到;只有一样沉勇而坚毅的副舰长和战友们回到了祖国。当他们从容地面对媒体的时候,这是怎样一个催人泪下的结局呵!孤岛暴民的无端挑衅的屈辱,巴基斯坦的屠杀人质的罪孽,中国特使的图谋不轨的投抱,邪恶政府的赶尽杀绝的镇压,持异见者的突如其来的倒戈,还有与海豹突击队、中情局特工的混战,人群之间的猜忌和反目,多少惊心动魄的噩梦,全被这迟来的审判救赎了。

时间永是流驶,都市依旧太平,有限的几次哗变,在历史上是不算什么的,至多,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,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“流言”的种子。至于此外更深的意义,我总觉得很寥寥。人类追求正义的壮举,也如煤的形成,当时用大量的木材,结果却只是一小块。

然而既然有了血痕,当然不觉要扩大。至少,也当浸渍了祖国,战友,爱人的心,纵使时光流驶,洗成绯红,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。《驱魔少年》里的木偶拉拉唱过,“那些充满悲伤的日子,会随着尘埃扬起的时刻远去,有罪的人将得到审判。”倘能如此,这也就够了。

我已经说过: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。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。一是爱国者竟会这样的敏感,一是五毛们竟至如此之下劣,一是我的热血竟能如是之沸腾。

我钟情哗变的题材,是始于电影《石破天惊》的,虽然是少数,但曾屡次为那过人的胆识,绝妙的部署,和操控人心的力量所震撼。至于这一回场面的宏大,人物的深刻,关系的复杂,则更足以作为其中的经典了。何况举事者种种抉择的是非长短,并不如泾渭一样分明,也终于为我们剖析真实的人性和世界,呈现了更鲜活的素材。倘要寻求科罗拉多号对于将来的意义,意义就在此罢。

旁观者在追寻的迷茫中,会依稀看见正确的方向;真的猛士,将更奋然而前行。

呜呼,我说不出话,但以此纪念科罗拉多号!

前一篇:阴曹地府单程一日游 后一篇:龙游石窟 - 公元前的地下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