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个作家

2017/08/19 杂谈

很多人问我:为什么你的文章写得那么好,既风趣幽默,又酣畅淋漓,还打动人心?为什么你靠写写东西就能活下去,而且活得很滋润的样子?为什么你的感情这么细腻、格调这么高雅,好像屁大点事在你眼里都蕴藏人生哲理宇宙奥秘?为什么你那么寂寂无名却依然沉浸在写作的世界自得其乐……

每当看到这些发问,我就觉得可笑之极,你们懂什么,你们怎能跟我比,我是个作家。

我们作家有自己的圈子,平常是不屑与文艺青年来往的,更不和工农商兵接触。我也从来不去看网上那些LOW逼写的文章,更别提给他们点赞了,哪怕我偷偷看了确实觉得不错也不会点,那样显得我很没身份。我们只在自己的圈子里,关注几个同样是作家的朋友,相互点评,相互切磋,普通人哪能体会其中的乐趣。你说我们文章写得好,开玩笑,我们可是作家啊,写得再烂也有人说好。

写作最重要的是高度、是境界、是灵魂。哪怕一件鸡毛蒜皮的琐事,也必须拔高、上纲、入化,能拔的要拔,不能拔的要强行拔,否则怎么对得起“作家”两个字呢。举个例子吧,看到街上有人打架,你不能光写打架,什么鸡头白脸破马张飞的,要拔高,拔到社会层面,拔到人性角度,拔到哲学范畴,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才算入了点门道。我是没赶上那个黑暗的旧社会,不然,哪还有鲁郭茅巴老曹的饭碗。

和网上各种小编相比,我们光一个文章标题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作家写标题,绝不会出现标点符号,绝不可能超过两行,撑死一个定语加个中心语,或者干脆只有中心语,段位越高字数越少,像我有个叫莫言的朋友,人家拿诺贝尔奖就一个字——《蛙》。

有人说我们作家清苦,清苦吗?一点也不。我经常受邀参加高级会议论坛,出入高档餐厅会所,这些经历偶尔会在我的文章中出现,都是一笔带过,绝不会、也不能浓墨重彩,非但不多写,有时还要表露出厌烦的情绪,这样才体现我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甘于寂寞的人,被作家圈子认可的人。偶尔,我还会写点发生在我的宅院的故事,或三五知己喝茶,或几位好友斗画,虽然我的院子很大,很贵,也只是通过某句不经意的话,或者某个不经意的词点到为止,不作过多渲染。

当然,我也认识很多名人。我曾经和刘强东坐在一个桌子吃饭,和丁磊握过手,给雷军点过赞,而且很多年前就认识马化腾,那时他还在到处拉投资。我和马云则更有渊源,有一次他在夜总会打牌,我从他身边路过,进行了眼神交流……后来他投资了我们的一个报社,经常在内部报刊上见到他。这些和名人交往的旧事我一般是不愿拿出来说的,说的目的就是告诉各位,我们作家也是人,而且也认识很多人,只不过压根不想与他们打交道。和出入高级场所一样,我偶尔也在文章里提一下某个人,但绝不会写我们的交情有多深,烂在肚子里憋出伤来也不写。

我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。可我见过特朗普——的随从,骂过杨幂——的粉丝,上过国际论坛——最后一排,参与过亿元项目——的合同拟定,游历过十几个国家——的地图……这种俗事犯得着跟你们说吗?要说,我也只说文学界五十年之怪现状,说百年孤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,说打架斗殴折射出的社稷之殇啊!

我是个作家,你们怎么跟我比。

前一篇:神鬼仙妖精怪佛魔考 后一篇:战狼,有情怀没情节的大片